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文苑
办公室工作也需要哲学思维
作者:吴琼  发布时间:2017-04-09 10:02:48 打印 字号: | |

        我读初一的时候,班上有个男同学,总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蓬发,才貌均不惊人,却喜欢与人谈论一些极为玄奥的问题,比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世界上是先有女人还是先有男人之类的,可惜知音甚寥。年轻的语文老师揶揄他长大了比较适合读哲学专业。于是乎,哲学在那时的我的概念中,是专属于头脑不太清爽的人的专业。

        直到我高中选科,真正接触到马哲之后,才发现哲学和它的英文Philosophy原意“爱智慧”意思一样,其实是非常挑战智能的一门学科。犹记得政治老师讲“物质和运动”一章时,“物质是运动的物质,运动是物质的运动,离开物质谈运动是唯心主义,离开运动谈物质是形而上学”四句话,饶舌得让人蒙圈,需要很强的抽象理解能力。

        进了大学,所谓文史哲不分家,兼之“知识虚荣症”,我也算读了几本哲学著作,可惜如今除了尼采、斯宾诺莎、黑格尔、康德、海德格尔几个人名以及满脑子哲学家的八卦情史,基本不剩下什么了。

        再次想起哲学纯粹是因为徐军院长在全市法院工作会议上提到了“六个思维”,其中赫然有哲学思维,说实话,其他五种思维在法院系统各类讲话中都不算新鲜,倒是哲学思维叫人耳目一新,很有独出机杼的意味。

        虽然徐军院长是从办案的角度在谈哲学思维的重要性,其实想想,哲学思维对于我们处理任何一项工作都是很有指导意义的。比如办公室工作,经常要和部委办局打交道,有时候赶上“黄道吉日”,好几个部门在一个时段联系我们,要求报送这个名单通知那个开会,简直叫人手忙脚乱。这个时候,就需要抓主要矛盾,先将待办事项按照轻重缓急分分类,然后将着急紧要的事项先处理了,再去解决其他的,自然有条不紊,不会忙中出错。再比如今年二月初,在还没有收到全市法院工作会议通知的时候,于主任就让我着手准备院长会上的发言,他说按照以往的惯例,每年二三月份都会召开全市院长工作例会,为了防止到时候措手不及,先拿一个草稿出来,这样正式通知出来了,可以根据中院的要求再进行修改,避免工作的被动。后来果不其然,中院在二月底发了通知,只给了我们周末两天时间准备文稿,幸好之前有所准备,才没有临时抓瞎。这些其实都是哲学思维在我们日常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反映。我们经常在各种小结、自我批评中说自己“工作缺乏前瞻性、主动性”,觉得此句话轻描淡写,特别适合自贬,其实工作的前瞻性来自于对规律的发现和总结,工作的主动性来自于主观能动性的发挥。病根都在哲学素养不够,需要我们有意识地去培养、去锻炼自己的哲学思维。

        冯友兰先生曾经说过“何谓意义?意义发生于自觉及了解;任何事物,如果我们对它能够了解,便有意义,否则便无意义;了解越多,越有意义,了解得少,便没有多大的意义。何谓自觉?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一种事情,便是自觉。人类与禽兽所不同的地方,就是人类能够了解,能够自觉,而禽兽则否。”所以,我们应当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历史观等基本内容出发,提炼其中所蕴含的哲学思维方式,并进一步转化为工作方法。只有将自身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的认识从了解进化到深入了解,才能将哲学思维指导工作变为一种自觉。

责任编辑:陈颖娇
联系我们

法院地址:泰州市姜堰区姜堰大道749号             电话:0523-88846850             邮编:22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