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文苑
别具一格的庭审
作者:单洁  发布时间:2016-09-21 15:10:52 打印 字号: | |
  一桩民事案件判决了很久,回想起审理过程,还真值得回味。那是我在法庭审结的一起看似简单的民间借贷案。

  第一次庭审时,原告蒋安未到庭,其代理律师代为陈述:被告钱珍、刘庆各向原告借款5万元未还,请求法院判令偿还。原告提交的证据有钱珍、刘庆签字的借据。被告刘庆未到庭,另一被告50多岁的钱珍一开口就哭诉:签字是真,但借款是假,是友爱公司和蒋安串通下的套。我的小叔子刘林(刘庆的哥哥)通过友爱公司出国劳务,友爱公司除收取17万元手续费外,还提供两个保证人,保证刘林在国外不“跳槽”,并要求在事先准备好的借据上签字,否则不让出国,已缴纳的费用不予退还。眼看着东借西凑17万元就要打水漂,同去的嫂子和弟弟只好签字。没想到刘林刚出国不到半年,友爱公司就函告称刘林已“跳槽”。而刘林尚在国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对被告的这一说词,原告代理人予以否认。

  一边是白纸黑字,签字属实,一边是50多岁的农家妇女怨屈的表情和赌咒发誓的哭诉,让人心生不安。理一理思绪后,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通知原告本人和另一被告到庭,查个水落石出。我把想法向领导汇报,得到了支持后,宣布休庭。

  第二次庭审,各方当事人如期而至,还来了若干群众,电视台也做好录像准备。开庭前,我询问原告:是否认识两被告?原告不加思索的回答:认识。我再追问:肯定认识?原告:肯定,不认识怎么会借款。当询问借款经过时,原告简单回答:两被告各借款5万元,有借据为证。

  100多人的旁听席座无虚席,两被告也在其中,电视台全程跟踪录像。我要求原告在人群中找出两被告,原告先是一怔,后看看摄像头,再看看我,又看看旁听席上的人群,不知所措,低下头,不停的翻动看什么,我走近一看,是钱珍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制止后,原告一时慌了手脚。律师提出抗议,认为法庭应当开庭审理本案,并围绕案件事实、进行举证、质证、证据,不应搞这妖娥子。我当即提出指认当事人正是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是庭审内容之一。程序继续进行。此时,原告目光游离,踌躇不前,磨蹭了好半天,随意点了一男一女。经核查,“两被告”均不是本案被告。真正的两被告入席,原告一看傻了眼,道出了借据形成的原委:原告的朋友设立友爱公司从事出国劳务,以防止劳务者境外“跳槽”为由,要求劳务者出国前除向友爱公司缴纳数额不菲的费用外,还须提供两保证人,与蒋安建立借贷关系(出具借据不实际交付款项),一旦劳务者“跳槽”,蒋安向友爱公司支付赔偿金10万元,然后向保证人追索。而是否“跳槽”以友爱公司驻外代表的出具证明为据。本案正是刘林“跳槽”引发。

  我当庭评判:第一,原、被告并不相识,在无任何利益可得的情况下,原告随意向陌生人出借10万元,与常理不符。第二,从利益风险来看,原告出借10万元,不但没有利益或基于某种友情,相反,当劳务者“跳槽”后,为追偿借款还要代垫诉讼费,支付律师费、交通费等,亦不符合常理。第三,本案名为借贷,实为变相要求他人为劳务输出人员境外“跳槽”行为提供担保,是否真的“跳槽”却不得而知。而最高人民法院早已规定,为境外劳务输出人员的境外行为提供担保的,无需为其“跳槽”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原告请求予以驳回。

  听了上述评判后,原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两被告破涕为笑,旁听席开始沸腾。

  我暗暗庆幸,如果按正常思维方式审判,也许又是一件“莫兆军案”。
责任编辑:陈颖娇
联系我们

法院地址:泰州市姜堰区姜堰大道749号             电话:0523-88846850             邮编:22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