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文苑
感谢有你 我的爱妻
作者:陈网喜  发布时间:2016-09-21 11:28:22 打印 字号: | |
  我今年52岁,参加法院工作整整32年,回首从法之路,有过欢笑有过忧伤,也有过困惑与迷茫,可谓辛苦并快乐着。一路走来,我很感激与我共事的每一位领导和同事,因他们的厚爱与信任,我得到了锻炼和成长;我更要从心底里感谢妻子,因她一直以来的理解和支持,使我能安心工作,扎根基层法庭一干就是12年。

  记得还是2010年1月,当时在张甸法庭当庭长的我受理了一起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原告是我区娄庄镇一家小型织造企业,因被告山东菏泽某纺织企业所供的纱线有质量问题,导致原告向客户赔偿20余万元,损失惨重,原告的生产经营陷入困境。原告一纸诉状将被告告上法庭,并申请财产保全。事不宜迟,我受案后立即制作了财产保全民事裁定,并决定立即和同事当日下午前往山东菏泽。

  恰在此时,我92岁的岳父大人因年迈,出现心肺功能衰退现象已经多日,不省人事,生命已奄奄一息,这段时间,我和妻子白天都忙于工作,只能利用夜晚去陪护老人家。

  临出发前,我来到岳父家,和往常一样用热毛巾为老人家擦脸和身子,并为老人家进行了翻身和按摩,然后跟小舅子打了声招呼,随后按惯例电话向妻子“请假”,妻子淡然地说:“你去吧,路上要注意安全,家里边有我,你放心!”

  到达菏泽后,我们第二天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马不停蹄地对被告的银行存款进行了查询、冻结。10时左右,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妻子打来的电话,她还是那句习惯性关心的话语:“你那边工作进展顺利吗?”我很匆忙地回了句:“快了,快了,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能赶回家陪护老人家。”“我爸¨¨¨那好,你们注意安全!”妻子的话有些哽咽,欲言又止,说完便搁断了电话。事实上,妻子打电话给我时,老人家已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安详地离开了我们。贤惠的妻子本想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噩耗告诉我,当电话中得知我正忙于工作,为了不让我分心,她强忍着悲痛对我隐瞒了这一消息。

  经过大半天忙而有序的快赶慢等,我们终于顺利地办完了财产保全手续,为本案的调解和执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考虑到老人家需要人照应,我和同事吃过简单的午餐后一路匆匆往回赶。哪知计划不如变化,返程途中遭遇严重的堵车,赶到家时已过凌晨2点。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到家中时,感觉妻子好象睡了,为了不惊扰她,我简单地洗漱后就上床睡了。一觉醒来,妻子对我放声痛哭道:“我爸走了!”

  “什么时候?”我诧异地问。

  “就是昨天上午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

  “你当时为何不告诉我?”

  “我怕影响你工作,当你夜里赶回家时,我根本就没睡着,本来想告诉你的,但     想想你紧张的工作和旅途的劳累,还是强忍着没告诉你。”

  妻子突然指着挂在椅背上的衣服对我说:“你这人真粗心,回家时就没发现我衣服袖子上的黑袖章吗?”我顺着妻子所指的方向,妻子衣服袖子上的黑袖章上的“孝”字映入我的眼帘,也深深地刺痛了我。想想妻子的丧父之痛和坚强,想想岳父大人的慈祥和厚爱,想想自己的粗心和不孝,我的眼泪禁不住簌簌地流下。

  妻子见状,连连安慰我说:“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不必自责,爸爸病重期间,你做女婿的一直在尽孝,我们问心无愧。明天爸爸送葬,你还能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听了妻子的话,我紧紧地抱着妻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讲完我的故事,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这件事虽已过6年,可我始终深藏心里,无法忘记,难以释怀。也许我的办案故事并无特别之处,但我认为值得写下来与大家分享,至少从我的故事中可以一窥当下中国基层法官们的职业生态和独特之美。

  回望来路,我想说,感谢有你,我的爱妻!感谢理解和支持我们审判工作的干警家 属们!
责任编辑:陈颖娇
联系我们

法院地址:泰州市姜堰区姜堰大道749号             电话:0523-88846850             邮编:225500